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华夏小康网??>??财经 > 正文

茅台日赚1亿背后:整肃营销被疑利益输送,批条卖酒成反腐典型

上半年贵州茅台刚刚告别了一个时代。高调反腐、股价破千、营销公司风波,让这家A股单价最高的上市公司长期处在风口浪尖,而茅台本身,正在朝着既定的千亿目标迈进。

文 | AI财经社 佐拉 编 | 明萱

\

贵州茅台亮出了上半年的战报。

7月12日,贵州茅台发布公告披露上半年主要经营数据。公告披露,初步核算,2019年上半年,公司完成茅台酒基酒产量3.44万吨、系列酒基酒产量1.09万吨;实现营业总收入412亿元、同比增长16.9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亿元、同比增长26.2%。

这意味着,上半年,贵州茅台平均每天产出191吨茅台酒,日赚1.10亿元。贵州茅台表示,上述数据仅为初步核算,具体数据仍以半年报为准。

上半年贵州茅台刚刚告别了一个时代。高调反腐、股价破千、营销公司风波,让这家A股单价最高的上市公司长期处在风口浪尖,而茅台本身,正在朝着既定的千亿目标迈进。

千亿营收大关

2019年,对贵州茅台来说极为关键。董事长李保芳在多个场合强调了要完成千亿营收的目标。在2018年底召开的,茅台酒全国经销商大会期间,“茅台时空”曾发声称,“预计今年茅台将实现900亿元销售收入,正在跨进千亿企业时代。”董事长李保芳也直接指出,今年茅台完成掐以目标没多大悬念。

一位酒类从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,2019年对茅台和李保芳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一年,“千亿目标是一定要攥在手里的,茅台肯定想方设法也要把它完成。”

对千亿目标来说,茅台酒产能是最大的阻碍。在5月末举行的股东大会上,李保芳表态,茅台将推动“双扩建”工程,并确保如期完成、按时投产。李保芳称,“2020年,茅台酒的扩建工程要全面竣工;2021年,系列酒扩建工程也要全面竣工”。扩建完成后,茅台酒将具有5.6万吨的生产能力,较2018年3.7万吨的设计产能将增加51.3%。

增产的同时,如何将更多的茅台酒投入市场也成了李保芳最头疼的事情。6月12日,李保芳表示,今年茅台酒投放量为约3万吨,目前已经投放1.2万吨,从年初到6月底必须确保1.4万吨的投放量。这意味着从当日起到6月底,19天的时间内,茅台将向市场投放2000吨茅台酒。

在此之前,李保芳在不同场合均强调过,茅台酒不会调价,1499元/瓶的官方指导价将长期维持。但市场明显不想接受来自茅台的指导,茅台酒长期缺货,导致茅台酒市场行情一度达到2900元/瓶。这次放量,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茅台的渴求。

千元股价

7月2日,贵州茅台宣布一轮新的人事变动。李保芳不再代行公司总经理职责,何英姿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、财务总监职务,李静仁代行公司总经理职责,聘任刘刚同志担任公司副总经理、财务总监职务。

一周后,7月10日,贵州省政府下发通知,称,同意推荐推荐李静仁为中国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人选,另建议李保芳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职务。

\

就在李静仁接棒茅台二把手时,贵州茅台股价已悄然冲上千元关口。6月27日上午10时19分,贵州茅台股价突破千元大关,第一次站上1000.20元/股的关口。随后贵州茅台继续攀升,来到最高的1001.00元/股,但很快回落。

7月1日,贵州茅台股价冲上1035元的历史高位,随后数日,仍维持在千元以上。

按照这一价格,每手茅台股票价格超过10万元。

AI财经社统计发现,经过这些年的分红及派息,截至2019年6月27日,盘中最高的复权后股价为6888.08元/股,是发行价的219.4倍。倘若有人在上市伊始买下茅台股票,220倍的收益足以远远超出国内任何一座城市的房价涨幅。

股价走高,茅台也越来越赚钱。最新的2019《财富》中国500强中,在利润率最高的40家上市公司中,贵州茅台由去年的第四位跃居榜首,利润率高达45.6%。

不久前,东兴证券将贵州茅台的目标价上调至1424元,这也是目前证券市场对茅台的最高预期。

东兴证券在研报中写道,白酒的消费群体正在发生变化,从之前的三公消费,转向政务消费,再到现在以日常消费为主,白酒的可选属性逐渐减弱,这也为高端白酒需求提供了较强的韧性。在此背景下,茅台的终端价格也将得到需求韧性的支撑,中秋销售价格有望坚挺。

李保芳重整茅台

上半年茅台并非全部保持在高开高走的状态。5月5日,茅台集团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。此消息一出,引发市场剧烈反响,有茅台投资者还曾实名向上交所公众热线发出投诉信,认为此举是在涉嫌向大股东输送利益。5月7日,上交所也火速向贵州茅台发出监管函,要求茅台披露集团层面成立营销公司的主要考虑等问题。

受此影响,在5月6日至5月9日的四个交易日中,茅台股价的跌幅超过11.8%,四天市值共蒸发1447.01亿元。

在股东大会上,李保芳并未对收归集团营销公司的团购、商超等业务的利润分配方式进行明确解答。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经销渠道成了李保芳开刀的切口。

不到一年时间,茅台取消了476家经销商牌照,收回共计6000吨配额,约占茅台酒年产能的10%,其中涉及违规批条的就有2500吨。贵州茅台2018年年报显示,目前集团共有3000家经销商,主营飞天茅台和各种系列酒,贵州茅台的自营渠道在总销量中的占比仅有一成。

长期以来,茅台酒的年产能维持在3-5吨左右,资源的长期稀缺,配额限制,让茅台酒的批条等同于现金。据财新网报道,行情最好时,经销商能从每吨茅台酒中获得300万-400万元的毛利。即便2018年茅台将出厂价提升了18%后,每吨仍有200万元左右的毛利。

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就倒在这一坎儿上。2018年5月,贵州茅台的掌门人完成更迭,袁仁国卸任董事长一职,七年的“袁仁国时代”就此告终。

袁仁国手中掌握的“批条权”令茅台的经销商体系变得混乱,逐渐失控,最终也成了他落马的罪状。

今年6月6日,茅台集团出台“领导干部插手茅台酒经营活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”,直指集团领导干部干预茅台酒的经营问题。

要整顿的不仅是经销商渠道,在李保芳的这一轮清洗下,茅台自营的电商渠道也未能幸免。

袁仁国被移交检方两天后,茅台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以涉嫌受贿罪被逮捕。在聂永的官方通报同样提到“为他人申请茅台酒经营权及经营过程中提供帮助,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”。

据报道,聂永在任期间,违规参与及入股了四家茅台酒专卖店,并将所获分红入股到电商公司,牟取私利。

据了解,2014年6月,茅台成立专门的电商公司,推出网站和App。至2016年时,电商渠道总交易额超过46亿元。

\

李保芳此前曾评价茅台原有经销商渠道称,“茅台以专卖店、特约经销商等为主体的营销体系,逐渐显得单一、不适应,市场布局不合理,自营渠道和社会渠道没有形成有效互补;市场扁平化程度不高,调控和平衡市场的能力不足。”

据了解,目前茅台仅有33家自营店,与3000家经销商相比,自营体系十分单薄,许多自营店甚至沦为小型经销商的进货渠道。

编辑:WL
返回顶部